笔趣阁 > 太虚化龙篇 > 第百七十八章 生死只在一念间【一更!】

第百七十八章 生死只在一念间【一更!】

  大楚从四品官员。

  司天府观星部主簿。

  从刚才看见那官印,以及那批尸首之时,庄冥就猜测到了一二。

  想必是这位主簿大人,进入瘴气中,与那守护宝莲的妖兽一族,产生了冲突。

  “难怪这头灵兽,如此简单,就衔来了宝莲。”

  “也难怪追击而来的妖物精怪,数量并不如闻旱所言的那么多。”

  “看来是那些妖物精怪,追击司天府这一批人,也折损了不少。”

  这般想着,庄冥眼神扫过这一头灵兽,倒是高看了它一眼。

  不但可以感应蛮荒大山诸般动静,也能寻找宝物,其趋吉避凶之能,也极是不凡。

  它如此胆怯,若不是感觉到有机可趁,也不敢冒着性命之险,去衔宝莲回来。

  “是你?”

  中年人面色微变。

  庄冥略微偏头,说道:“救人。”

  陆合应了一声,连忙上前。

  中年人聚力而起,露出戒备神色。

  庄冥平静说道:“我要杀你,何须如此麻烦?”

  这位主簿闻言,方是放松了些许,却也不敢大意。

  岳廷神色不改,眼神中掠过一抹古怪意味。

  昂然龙吟声起。

  蛟龙往前探去。

  张口吐落龙涎。

  龙涎亦是疗伤圣药。

  虽然非是传说中,生死人,肉白骨的效用,但疗伤的效用,也只是逊色于太元宗的九阳还真丹。

  只是对庄冥来说,龙涎蕴藏奇效,却要损及道行,因此他极少动用龙涎。

  “先疗伤罢。”

  龙涎滴落在主簿的口中,让他气息逐渐平复。

  而庄冥伸手一招,蛟龙入了袖中。

  他背负双手,神色平淡。

  “嗯?”

  岳廷神色愈发古怪。

  他发现公子双手背负在后。

  蛟龙就在左手袖中,探出龙首。

  而公子的右手,多了一个瓷瓶,而且比一般的瓶子要大。

  龙首之中,不断滴落龙涎,落在瓶子中。

  公子这是要干什么?

  岳廷心中暗道:“就知道公子没那么宽宏大量,差点以为他要效仿先贤,以德报怨,这骗鬼呢?”

  他这般想着,看向那位主簿大人,心中已经多了几分怜悯。

  ——

  “主簿大人伤势不浅。”

  庄冥微微摇头,说道:“就算我要送你离开,瘴气三十里,怕会加重伤势,不知这山中内部,可还有大楚官府之人?”

  主簿大人眼神中犹存戒备,但已经消了不少,只吐出口气,说道:“我司天府共十六部,有八部派人到此,探查真相,我观星部此行,折损惨重。如今有四部还在外头,探查兽潮动乱之秘,也是避免那些修行人肆意妄为,加以威慑……”

  停顿了下,他又叹道:“山中内里,还有三部人马,不过他们早就进了山,这茫茫大山之中,恐怕短时日内,难以寻到他们了。”

  庄冥皱眉道:“我入山有事,难以照料大人,只能托付给大楚朝廷之人,若是寻不到,怕也只能寻个洞穴,将大人藏在其中,安心疗养了。”

  主簿大人点头说道:“如此也好。”

  庄冥上前来,说道:“只听说兽潮动乱之秘,在于外界,为何主簿大人到了此处?”

  主簿停顿了下,又道:“不少修行人进了山中,本官怀疑他们有线索。”

  庄冥轻笑道:“当真?”

  主簿面色微变,正要起身。

  噗嗤一声!

  陆合的刀,穿过了他的腹部!

  这终究是一柄法宝级数的刀!

  刹那之间,浑身无力。

  这位主簿大人怒吼一声!

  然后龙吟声起!

  便见他浑身僵滞!

  庄冥伸手一挥。

  蛟龙跨越数丈,一爪探进他胸腹之内,掏出金丹,拘禁精气神,趁大道未散,法力未损,张口便吞落下去。

  “你手上没有官印,此地又是蛮荒大山,在这里杀你,也算瞒天过海了罢?”

  庄冥轻笑了声,手中的瓷瓶,已经装满了龙涎。

  先前炼化阴于舟的金丹,但阴于舟金丹巅峰,可谓强盛,一直没能炼化干净。

  如今本也吃不下一枚金丹了。

  但阴于舟残存的力量,被他化作了龙涎。

  便也吃得下这位主簿大人的金丹了。

  “岳廷,挖个洞穴,让大人藏身其中,安心疗养。”

  “好咧。”

  岳廷上前搜尸,然后才准备收尸,嘿然说道:“官场浮沉,阴谋诡计,您老爬到从四品官职,也算是人精一样的人物了,但是没见识过江湖险恶罢?”

  庄冥看着手中的大楚官印。

  这官印已经气息破灭。

  但是被他法力封住,未显异象。

  “公子。”

  陆合上前来,眼神中略带激动。

  以凡人之身,斩仙神之尊,想必古来少有。

  虽然对方重伤濒死,又被蛟龙所慑,他还是借了宝刀之利,但终究还是他杀掉的第一位真人。

  “很好。”庄冥点了点头。

  “我本以为公子,真要救他,结个善缘的。”陆合低声道。

  “若是在山脉外围,修行人众多,风声容易外传,我自会救他,解了前次的恩怨,结下救命恩情,也可以为刘越轩在大楚王城,留一条路。”

  庄冥平静说道:“但他只是觉得我们不敢杀他这位大楚官员,而不是信任我们,谈不上感念恩情。而且,他很有可能,想要将我们灭口。”

  先前庄冥见他之时,脑海中已经想过了好几条路。

  第一,救人,结善缘。

  但此人言语不尽不实,戒备心重。

  此外,他擅自进入瘴气,夺取宝莲,致使观星部近五十人,死伤殆尽,罪责可不轻。

  避免罪责外传,也避免宝莲被庄冥察觉,他十有八九,会在恢复之后,有所动作。

  第二,庄冥本想带他上路,等炼化了阴于舟的金丹,再将他也吃掉,毕竟……他没有拘神禁术,没法保存金丹长存,只能当场吞食。

  但有恐怕出现变故,横生枝节,被他逃去。

  而且,前面还有大楚之人,除官印外,谁知还有什么传讯之法?

  第三,杀人,灭口!

  “本想探问一下消息,他戒备心重,不愿多说,仍存有将我等灭口的恶念。”

  庄冥吐出口气,道:“既然如此,干脆杀了,免得留个祸患,反正他丢了官印,也联系不上其他大楚官员,这里也属蛮荒大山内部,历年以来,也不乏真人陨落。”

  而就在这时,瘴气动荡不已。

  有一道身影,闯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