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猎谍 > 第六十九章 试探

第六十九章 试探

  /

  得益于周楚的老辣,他手下的队员,终于从周围几家店铺那里,问出两条跟那个擦鞋人有关的讯息,而且引来周楚的兴趣。不过这个时候,周楚却需要先应付赶过来的大批警察,中统属于特权单位,就算是在南京城里,也没有在行动之前向警察局报备的。不过这里是重庆,他们在这条街道里又是开枪又是爆炸的,这么大的动静,警察如果不过来那才叫意外。

  王秉璋的剿匪大业因为周边土匪山贼的急剧减少或是逃离而停滞下来,接到报告说闹市里有人开枪打死了人,而且不止一个,闲来无事的王秉璋便亲自带着人赶了过来。“你怎么在这里?正好,正东街有人开枪打死了人,你跟我一块过去看看。”王秉璋的车离着实发地点还有一个街区,就正好看到已经换过装束的唐城站在路边,根本不给唐城拒绝的机会,王秉璋便强行将唐城拉上了车。

  重庆的局势已经渐渐稳定下来,王秉璋又是个消息灵通的,猜测张江和这次很可能会接掌情报处重庆站的站长一职,王秉璋对唐城也就自然热情起来。坐进轿车里的唐城也无所谓,反正自己刚才开枪的时候,对方也没有看到自己的长相。何况这会还有王秉璋这个市局局长给自己背书,跟过去看看中统那些人的惨状也是好的,毕竟这样的机会可是不多。

  王秉璋的轿车才转入事发街道,唐城就发现整条街道已经被提前赶过来的大队警察给封锁起来,在街道中段那堆人中间,还排列着几具用布单遮盖起来的尸体。“死了几个?”能坐上市局局长的位置,王秉璋就不是个见了尸体只会呕吐的弱鸡,所以他下车的第一件事,便是叫过现场的一个警长笑声的询问起情况。不过在他得知这里所发生的事情跟中统有关,而且死掉的四个人都隶属中统的时候,却暗自松了一口气。

  “既然是跟中统有关,而且死的也都是他们的人,这事就好办了,咱们最多也就是敲敲边鼓,最后还是要交给中统自行解决的。”听过手下警长的汇报,王秉璋像是专门提醒唐城。“中统和咱们属于两个系统,虽说中统指挥不到咱们,可人家毕竟是归中央**直接指挥的特权部门。一会跟他们打交道的时候,要小心一些,这些家伙可不是好相与的,而且很记仇。”

  王秉璋的提醒到底出于什么目的,唐城这会没有时间做过多的猜测,不过对于王秉璋的提醒,唐城心中倒是有几分感激。王秉璋下车的时候,周楚就已经看到对方,不过周楚最感兴趣的,却是跟在王秉璋身侧的唐城。周昌发想要出黑手整治唐城,周楚又怎么会不对唐城进行调查,此刻见到唐城随同王秉璋一同前来,周楚心中兴趣更甚。

  “周主任,你们这场面弄的也太大了吧?”听王秉璋说话的口吻,唐城眉头暗皱,心说王秉璋莫非跟这位中统的小头头是认识的?唐城猜的不错,王秉璋的确是跟周楚认识,可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只是认识,并不是唐城想象中的熟人关系。王秉璋这句话问的太过直接,周楚居然一下子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才好,楞了几秒钟之后,周楚这才开口回答王秉璋的这个问题。

  “本来只是一次很普通的抓捕行动,没想到他们还安排了人在外面接应,我的人打伤了他们两个,还麻烦王局让你手下的人帮忙盯着那些受枪伤,或者购买外伤用药的可疑之人。”事情的过程,被周楚说的很笼统,实际上周楚也没有要跟王秉璋解释的必要,如果不是正好看到唐城影响到了周楚的思绪,或许周楚根本不会搭理王秉璋。

  唐城一直在留意周楚,尤其在周楚说话之后,依稀还记得这个声音的唐城只觉着心头一跳。这就是那天晚上跟周昌发密会的那人!唐城下意识的看了周楚一眼,发现对方也正在看着自己,唐城强忍着没有做出激动的举动,只是冲着周楚轻轻点头,然后若无其事的挪开自己的目光。

  周楚没有真正见过唐城,知道唐城还是因为周昌发的原因,如果不是手下人在随后的调查中偷拍了唐城的照片,可能周楚这会根本就不知道唐城是谁。唐城的表情和反应看着自然,可周楚还是从唐城的眼神中发现了一丝端异,那股子明明是惊讶却又突然转为漠视的变化,并没能逃过周楚的眼睛。只是当着王秉璋的面,周楚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不在意的多看了唐城几眼。

  唐城跟着王秉璋是来看热闹的,没有什么能比再度回到案发现场仔细观察对手情况更刺激的事情了,唐城这会的心情可是非常的好。从现场的情况来看,中统这次的抓捕行动时失败的,非但没有抓住潜伏在这里的地下党,而且自己这边还付出四人死亡多人受伤的代价,唐城见此,心中变得更加满意了。

  什么时候地下党变的这么厉害了?唐城暗自偷乐的时候,王秉璋的心中却满是惊讶。身为重庆警察局长的他,没少跟所谓的地下党打交道,可是在他心中,重庆的地下党最多也就是搞搞游行发发传单什么的,再不就是走私一些药品或是紧俏物资去北面。可是今天见到周楚手下如此的伤亡,王秉璋的心头不由得觉得自己应该重视起来,免得自己以后也吃了这样的大亏。

  周楚和王秉璋两个人各有心思,页只有唐城在一直留意那些中统队员做事的过程和方式,看看自己能不能从这些人做事的过程中,找到可以利用的漏洞或是习惯之处。唐城喜欢暗中观察人做事的习惯,从他在南京开始接触情报处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张江和也说了,唐城的这种野路子办法的确是能在短时间内提高一个人的业务能力。

  “这位小兄弟看着面生,应该是王局长你手下的大将吧?”就在唐城将视线落在正从店铺里出来的沈新河身上时,周楚像是突然回过神一样,突然将话题引到唐城身上来。周楚这句话是问王秉璋的,但话题的内容却是唐城,王秉璋楞了一下,才笑着回答。

  “这是唐城,是我一个朋友的子侄,现在市局挂了个闲职。正好在半路上看到他,就一块带过来长长见识,只是没有想到来了才知道这是你们中统的行动。”王秉璋不想得罪周楚,但他同样不能得罪唐城,毕竟唐城背后还站着个张江和,情报处可是有管制军警部门权力的。

  “唐老弟相貌堂堂,这身板一看就是练过武的,只是当个闲职警察可惜了,不如来我们中统如何啊?”周楚的目的明显就是唐城,王秉璋这边只是随口解释,周楚便马上将视线转移来唐城身上,还故意当着王秉璋的面,带着玩笑的口吻开始游说起唐城。周楚这话听着半真半假,王秉璋脸色一僵就要说话,却被唐城给抢了先。

  “周主任,我就是瞎混日子的,本身没什么本事,还好王局没有计较那么多。”唐城呲着牙笑的像个二傻子,可他这副二傻子的嘴脸并没令周楚改变主意,反而是更加卖力的游说起唐城。“周主任,还是要谢谢你的好意,我真的是不适合去你们中统。”被周楚的纠缠有些逼急眼的唐城,只得搬出自己的杀手锏来。

  “我叔是张江和,是情报处重庆站的副站长,我故去的父亲亦是情报处的人,所以…”唐城并没有把话说完,但周楚却已经知道唐城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情报处和中统一直闹的不可开交,这在南京城里已经不算是什么秘密的事情,如果唐城说的都是事实,周楚此刻挖墙脚的举动,就可能会引发情报处和中统之间新一轮的争斗。

  已经对唐城做过调查的周楚,岂能会不知道张江和跟唐城之间的关系,不过唐城故去的父亲也是情报处的老人,周楚这还是第一次知道。唐城已经表面了自己的态度,周楚就不好继续纠缠下去,只能连说可惜,然后跟王秉璋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起案子的事情,唐城就光明正大的站在两人身边,将两人的交谈内容一字不拉的全都记在心中。

  “我可跟你说,周楚这个人心思很重,跟他打交道的时候,可是需要多长几个心眼,我听说这个人手很黑。”返回市局的路上,王秉璋出言提醒唐城,只是唐城没弄懂他所说的手很黑是什么意思。“还有,我刚才见你似乎对今天的事情很感兴趣,不过我还是劝你别参合今天的事情,周楚可从来都不是一个大气的人。”

  唐城闻言扭头看向王秉璋,他没有想到王秉璋这个一心往上爬的官迷,居然还有如此明锐的观察力,没想到这货一边跟周楚打哈哈,还能一边留意自己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