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扶明录 > 第975章 二次见面

第975章 二次见面

  日上三竿,清军探马来报,南边小太监的大军已抵五里外要求面见多尔衮,西边明军也抵达五里外,不过仅有千余人!

  千余人?多尔衮和多铎对视一眼,脸上稍有悔色。

  好戏开场了,只是气氛陡然有些紧张,多尔衮下令全军戒备,麾下诸将做好随时开打的准备,这才遣人去和明军沟通见面事宜。

  磨磨蹭蹭近半个时辰双方就见面方式才达成一致:双方限十人以内,不得携带兵器。多尔衮这才缓缓前去二里外的见面地点。

  哪知刚一面见他调头就走:“本王只见那太监,余人免谈!”

  原来明军那边出面的并非常宇而是李岩,这让多尔衮又找了个拖延时间的机会,心中不由大喜!

  可刚回到大营屁股还没坐下时,明军那边就传来了消息:小太监要见他!

  嘿,那就让你再多等一会,多尔衮又欲墨迹一番时,传令兵又说小太监在西边二里地外候着,两刻之内见不到他后果自负!

  多尔衮大吃一惊,倒非是害怕常宇的恐吓,而是小太监竟然在西边候着了,那千余兵马……难道说昨晚就是他在西边故弄玄虚?是了,一定是他,京畿兵力空虚哪里还来的兵马,总不至于把京城里剩下那点人也掏出来了吧,相信明帝没那个胆量在清军过境时城里不留兵马防守。

  可若小太监昨晚在西边,以他的尿性怎么会那么老老实实的呆着,甚至都不派斥候刺探清军大营动静,这太反常了,他不可能那么相信清军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多尔衮心里不由一沉,暗暗有种不好的感觉。

  “你在大营小心应对,若见机不好立刻发兵突围北上,明军若追的话则以保留实力为上极速出关,那些家伙什该扔就扔,若不追,或追不上的话则见机行事”多尔衮叮嘱守营的多铎。

  多铎点头:“料此时辎重应已过顺义了吧,只需拖的半日咱们则人财两得!”

  多尔衮笑了笑没说话,带着尚可喜及十余亲卫打马奔西而去。

  行二里许,至见荒野中有十余骑很是悠闲的在放缰牧马,而那个让他记忆深刻又恨得牙痒痒的小太监此时背着双手站在地上看着他的到来,脸上带着微笑:“数日不见,摄政王可好?”

  多尔衮勒马,嘴角一丝抽冷冷倒:“托福,还没死”。

  “哟,这么大火气,莫非没睡好?”常宇嘿嘿一笑:“下来走走?”

  多尔衮哼了一声,翻身下马朝常宇走去,身后的尚可喜也下了马紧随其后。常宇眉头一挑:“这位是……”

  “大清智顺王,尚可喜”多尔衮似笑非笑道。尚可喜对常宇拱了拱手却并无言语。

  “嘿,摄政王来见本督这么大的提防心啊,还牵着条大狗来”常宇一脸笑嘻嘻,尚可喜脸色铁青却不言语,倒是多尔衮表情淡淡:“阁下莫不是来耍嘴皮子的?”

  “哎呦,差点忘了正事”常宇清了清嗓子:“此距密云百余里,根据先前所定到了摄政王履行协议的时候了”。

  “既是先前协定本王自当遵守,敢问阁下我大清的英亲王呢?”多尔衮抬头看看天又四下望了望,常宇嘿嘿一笑:“你猜本督为何在西边待了一个晚上?”

  多尔衮眉头一皱,恍然大悟,原来他一早抄近路去京城提人去了,心中更是大悔,若是昨晚来个闪电突袭已将阿济格救出,甚至还能活擒了这个太监。

  “既是如此放人吧”多尔衮叹口气道。

  常宇冷笑:“本督坐庄,还轮不到你先叫开,尔先将所掠人畜财物全部留下,离营五里地本督自会将阿济格放了,然后限尔等半日之内离开大明,否则后果自负!”

  多尔衮的脸色阴了下去:“这次是阁下坐庄不错,但且不要咄咄逼人,本王一路上已释放数千人质及辎重无数,阁下是否也要拿出个点诚意来”。

  “诚意?”常宇怒极而笑:“你特么的跑到我大明来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现在还他么的让老子给你拿诚意,多尔衮,臭不要脸几个字你会写么?还要不要点b脸了”。

  常宇突然暴怒破口大骂,这出乎多尔衮意料,竟怔在当地一时无言可对。

  “想问阁下一句,若吾等履行了协议,阁下用什么担保不翻脸不认账,此去密云尚有百里……”尚可喜见多尔衮怔住便插了句话哪知还没说完就被常宇吼断:“数典忘祖认贼作父的狗汉奸有什么资格和本督说话,滚开!”

  “阉狗,老子忍了你很久了!”尚可喜被常宇连番辱骂再也按捺不住:“别他么以为稍占了点上风就稳赢了,老子杀人的时候这世上都还没有你呢!”

  呵!常宇冷冷瞧了他一眼:“那时候若有我,又岂能容你杀人,尚老狗你要记得一件事,就是你这颗狗头本督日后必亲手砍下!”

  “阁下”这时多尔衮开口了:“放狠话吓唬人那是小孩子过家家做的事,莫非大明东厂的提督大人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你又打算放什么狗屁”常宇直接喷了他一脸吐沫,多尔衮终于见到了多铎口中所言的那个地痞流氓了。

  这货原来是个多重人格呀!

  呼……多尔衮长呼一口气,强捺心中怒火,自我安慰着,不可乱,不可怒,忍忍就好了。

  “恭顺王先前的话也是本王想问的,请问阁下如何保证我等履行承诺后不翻脸?”多尔衮决定不和小太监瞎扯了,生怕他骂出更难听的话。

  哪知常宇听了却只是笑了笑,不急着回答而是蹲在地上,折了个草叶放在嘴里叼着,然后望着正北方冷笑:“多尔衮,你手里尚有两万铁骑实力强大,明知本督有心翻脸却也无力留你,还在这不停的扯犊子无非就拖延时间罢了”。

  多尔衮心中一惊:“阁下这话本王听不懂”。

  常宇叹口气站起身来,目光盯上多尔衮然后笑了:“人畜辎重这会而也该到顺义了吧”。

  “你……”多尔衮和尚可喜大骇,脸色巨变,瞬间心中涌进来无数情绪,慌张,惊恐,愤怒,羞辱……

  原来这狗太监早就看破他的企图了!

  可看破了又如何?多尔衮一咬牙:“顺义距离密云不过几十里最多半日路程,本王相信以两万铁骑可拦的你半日,本王要走你追不上也拦不住!不信你可以试试!”

  常宇哈哈大笑:“本督信你”

  额……多尔衮本以为小太监又要满嘴污言秽语的开骂,却不想竟然是这四个字。

  “本督信你能拦我半日,但本督不信你能把那些所掠人畜财物带走,还是那句话,吃多少给我吐出多少!”

  “假如本王说不呢?”多尔衮上前一步逼视常宇:“此地不是青州距离关口千里之遥,此去密云不过百里路,前无拦兵你追不上的!”

  常宇不为他眼中杀气所迫,轻轻摇了摇头:“你不会说不,你一定会乖乖吐出来的!不信你就稍等等!”

  稍等等?多尔衮听了一乐:“哦,阁下这么说本王就愈发好奇了,那就稍等等呗,只是这要等多久呢?”

  “快则半个时辰,慢则不出一个时辰”一定会给摄政王一个惊喜!

  的确是个惊喜,多尔衮嘿嘿笑了。